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,专业古筝电视频道

中国古筝网首页

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| 官方微博| 官方微信| 关于我们

活动

【缅甸龙腾】_网上赌博百家乐,在线百家乐代理!

2016-06-30 12:55:17

最关注的当然还是有什么四川麻将技巧能快速赢更多的钱缅甸龙腾

【实力品牌线上平台 存款5分钟内到账 取款半小时内到账 在菲律,澳门 均设有实体贵宾厅信誉有保障 玩的放心】

  众发棋牌赌博网站作弊这就是牌技高境界澳门百家乐皇冠

  北京6月7日电(上官云)近日,记者了解到,精通五门语言的外国女作家莫沫推出了首部中文小说《理想情人》。莫沫出生于秘鲁,颇富传奇色彩的个人经历在书中亦有着墨。提到这部新作,莫沫表示,这是自己第一次用汉语写较长篇幅的虚构故事,“写自己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,这意味着在暴露自己的身份、焦虑、渴望,这个过程非常的不容易。”

  作品的个人色彩与虚构的故事

  《理想情人》描述的故事与爱情有关。一位秘鲁少女在上世纪80年代随父母到北京生活,居住在海淀区的一所外国人公寓中。秘鲁少女每天到附近的公园看到所谓的不良少年,并在滑冰中认识了她的初恋。同时,莫沫还写到了女主人公在纽约的生活以及北京和徽州与“企鹅”(小说中女主人公对初恋的称呼)重逢的过程。

  中国传记文学学会副会长、作家贾英华将《理想情人》定义为“自传体小说”,“虽然有虚构,但有本人的经历在内,是当今世界上流行的一种书写体。能看出莫沫是个感情丰富且有内涵的作者。”不少读完该作品的读者亦提出了这样的疑问:文中的故事是作者亲身经历吗?莫沫表示,小说中有些事是发生过的,但大多数是虚构的,“想展现自己跨文化的经历”。

  的确,莫沫与文中女主人公在某些方面颇为相似。12岁那年,莫沫随身为外国专家的父母第一次来到北京,自此与这块土地以及居住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结缘。16岁,莫沫离开北京。在之后的十几年中,她在不同的国家和城市流连,体验到多种文化的冲撞与融合。

  期间,莫沫曾返回自己的出生地秘鲁,并先后到美国、法国等地学习美术和电影影像制作。这些颇富传奇色彩的个人经历,在《理想情人》中也有所着墨。

  “这是我第一次用汉语写较长篇幅的虚构故事。”莫沫告诉记者,写自己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,这意味着在暴露自己的身份、焦虑、渴望,这个过程非常的不容易。

  “在群体与个人之间,打动我们的往往是个人的故事。而我觉得我的身份、在中国的经历等都是很个人的事情。有可能这就是我为什么尝试用‘意识流’来讲述这个故事的原因。”莫沫称。

  

  作品语言被赞“生动” 

  对于大多数作家来说,语言是写作过程中一个特别值得锤炼的环节,莫沫也不例外。贾英华以“生动”来称赞莫沫的写作语言,“比一般的中文作者语言还独具特色。如果没有特别说明,根本看不出是一位外国朋友写的中文小说。她的语言颇具潜力”。

  只是,莫沫在创作《理想情人》的时候也面临着选择。大多数作家通常生活在一个语言环境里,不需要刻意选择写作语言。但莫沫却在刚开始有写作憧憬时就面临了“用什么语言来写?”的问题,“我在北京经常感觉自己是一个人生活在大湖中的一个小岛。陆地是中国,湖是外国人在中国的语言和文化环境,而我是这个湖中的一个孤岛”。

  莫沫的母语是西班牙语,但很显然,在已经定居北京的她身边,西班牙语读者寥寥无几。并且她说,自己脑海中想到的故事和渴望在作品中去谈的事情都是跨时代、跨文化、跨地域的,“我寻找写作语言的过程特别痛苦”。

  慢慢地,在这个寻找的过程中,莫沫开始用汉语来想象一些故事、情节,“我发觉汉语激发了我对中国的许多复杂的感情,这样一来,《理想情人》这个关于‘青春’的故事就自然地呈现出来”。

  《理想情人》创作完成后,刊载在最新一期《单读》读物上。据莫沫文学经纪人张哉介绍,《单读》读物、秘鲁大使馆将组织几场有关该小说以及“跨文化”主题的交流活动,已确定的一场将于6月26日在北京单向街举办。(完)


 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从事网络赌博娱乐网上赌博有吗(新闻来源:玩什么游戏可以赚钱